七色之章 血紅之章 5

出場人物:
塔莎(Tasha)♀:種族-豹,毛色-橙,屬於神魔兩族之外的普通遊牧獸族,現在擔任琉璃一族的野戰指導導師,擅長肉搏戰,擁有極其強大的體力和過人的智慧,因爲一次意外的事件故其所在的部落進入了神族管轄的領域,並與神族交涉失敗發生了衝突,戰鬥中父母雙亡,成爲孤兒的她一直在尋找機會報復,口頭禪是-我困了,讓我睡!
米(M)♀:全名米竭爾,種族-豹,毛色-橙,與塔莎同族,自小就沒了父親,母親是醫護官,在於神族的鬥爭中被殺害,身體比較柔弱,不會説話,喜歡繪畫素描,與母親一樣擅長藥理,是塔莎的專職護理,口頭禪是-……
坎貝爾(Campbell)♂:種族-豹,毛色-橙,正在追求塔莎的貴族惡霸,本節充當死屍路人甲(?

“我親愛的小塔莎,你就答應我吧”坎貝爾拿著一束玫瑰站在塔莎帳篷外面,不知廉恥的念叨著,如果不是顧及門口拿著大刀的那兩個護衛,他早就沖進去了,還會站在門口耗著?
“閉嘴!混蛋!我困了,讓我睡!!!”塔莎在屋内被吵的無法安眠,怒火中燒,想必如果門口的那個白痴沒有他的貴族老爸撐腰,一定會身首異處,血濺三米之外
從昨天下午貴族參觀練武表演以後,這位深情的花花公子就纏上了身為導師的塔莎,然後從晚飯開始就在她的門口不斷的發出騷擾聲波
門簾被掀開了…
米從裏面走出來
借著門簾被掀起的縫隙,坎貝爾還不忘使勁的偷窺個幾眼
“……”
“怎麽啦,小妞,叫你加主子出來,我要她又不是要你”
“……”
“幹嗎盯著我看,喜歡本公子就說嘛,何必畏畏縮縮的”
“.…..”米臉上開始顯露出極大的不滿
“喲,搞了半天是個啞巴啊”
面對面前這位‘公子哥’的挑釁,米已經忍受到了極限,“啪”一個可愛的巴掌印章,準確的落在對方的臉上,然後上面還附帶一支染了毒的針灸
“哇哈哈!痛死我了,哦哈哈,嗚…你做了什麽,啊哈哈”坎貝爾因爲中毒的緣故沒有辦法控制大腦神經,笑到肚子疼而倒在地上繼續大笑著
“……”米轉身走回帳篷,留下這個瘋子繼續笑
“哇!!吵死了!!!睡不着啊啊啊啊!!!”然後帳篷裏傳來塔莎驚天動地的吼聲
不能睡,也不能待在帳篷裏,門口總是時時刻刻有一個白痴亂叫,塔莎只好冒著小雨出來活動,雖然後面有一個白痴像跟屁蟲一樣粘著,還時不時因爲沒有退去的藥效發幾次‘羊癲風’笑的跟要死一樣
塔莎不理會後面的傢伙,開始向草原邊際的森林跑去,想借機擺脫,就算對方跟上來也能利用森林複雜的地形讓他慢慢繞圈
小雨如同細絲一般從空中散落,粘在毛皮上,又迅速的被体熱蒸發,在這樣的雨裏跑很舒服,很快塔莎就和後面的公子哥拉開了距離沖進森林
“啊”還沒看清前面是什麽,塔莎就被撞了個滿懷,然後跌倒在地上,身後的鼻涕蟲也粘了上來
“好痛”看來是撞到別的獸人了,對方抱怨著
“哎呀呀,我親愛的小塔莎,你沒事吧”坎貝爾湊近了問到
“你滾開!是誰啊,撞得我這麽痛!”塔莎本來就在氣頭上,現在又來這麽一出好戲,不生氣才怪
“抱歉”對方站起來,伸出手拉起塔莎“我叫嘯天,我的師父讓我先來找你,他說需要你幫忙”
“啊?”忽然來了一個不認識的,塔莎睡眠不足的腦子有點轉不過來
“喂,小傢伙,你師父是誰啊,沒看到我們在談戀愛嗎?差什麽手搗什麽亂啊”公子哥一臉不滿的抱怨到
“誰和你談戀愛啊,你個白痴,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那副丑樣”塔莎實在忍不住終于對坎貝爾出手了
一記漂亮的重拳讓他飛了出去,然後以狗吃屎的姿勢跌落到地上
“你敢打我!我要去告訴我爸,讓你永遠離不開我家!”坎貝爾爬起來奸笑著說,對他來説這樣就可以達成目的了
“抱歉,塔莎不能跟你走…”我從樹林了走出來,只不過去附近的小溪喝點水這裡就又有麻煩事了
“是你…”塔莎有些吃驚
“你誰啊,老子是貴族,你以爲你是哪根蔥啊?”
“住嘴,坎貝爾…”塔莎試圖阻止那位公子滔滔不絕的言論
“讓我住嘴可以啊,你嫁給我啊,或者說你跟這個白痴傢伙有一腿?”
很經典的一句能讓我惱羞成怒的侮辱
“第一,我和塔莎只是好朋友的關係,第二,我不喜歡白痴的人叫我白痴,第三,貴族是什麽?可以吃嗎?”我沒有聼道對方回答,對方也不可能回答
我與他擦肩而過,然而水痕和他是攔腰而過,血霧和雨霧混在一起飄散在空氣中,令人興奮的味道…
看來有人血濺三米之外了
“塔莎,你必須和我走一趟…”無視掉那個斷成兩截的傢伙我回頭說到
“你認爲我能拒絕嗎?嗜血鬼…輝夜……”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Administrators

Akipro

Author:Akipro
本Blog由Aki經營

※日常更新以及通知請注意下方的Message board動向~

Category
New Story
New Reply
Arithmometer
Message board
Link
RSS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Clustr Ma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