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色之章 血紅之章 4

前次出場人員介紹:
煌(Fhag)♂:種族-狼,毛色-白,是與襲擊村子的神族為同一族的幻化神族的原鍛造神官,出於一些原因而離開神族,所有事跡以及身世都是謎,擅長將幻化一族的能力利用到鍛造方面,口頭禪是-沒什麽事情不要打攪我

一群群神族的獸人在肆無忌憚的燒殺擄掠
村子裏的居民不斷倒下,死傷慘重
足以將大半個天邊都燃紅的火光…
還有滿身是血的萬獅…
只因爲對方是魔族

“啊啊!!”我從噩夢中醒過來,煌坐在火爐邊上修理著水痕,木屋伴隨著風的挂過發出嘎嘎聲,火爐裏不時傳來乾燥的木頭被火燒出的爆裂聲,讓我又再次聯想到噩夢中的場景…
“你醒啦?”煌依然專著在武器的修理上沒有擡頭
“嗯…抱歉,又一次打攪到你的生活了…”我坐起來檢查身體的傷口,手觸碰到右眼上的異物“你都包紮過了呢…”
“放著不管你會因爲感染而死掉吧”煌將水痕丟了過來“好了”
我將水痕從匕首套内抽出來仔細的看了看“你的技術還是那麽好啊…多少年了?”我下床以便活動身體
“五年了吧,你的恢復能力也還是那麽好啊,到底是真的恢復了還是硬撐起來的?”
“好不容易相見你卻問這個問題哦?太沒意思了吧”面對一個五年前就一直這麽問的傢伙我可不想再回答千遍一律的答案
“發生什麽事情了,那個孩子是誰?”脫離神族太久的煌已經不了解神族早已開始滿世界的追殺魔族以及有關聯的種族之事
“你們幻化神族襲擊了這孩子所在的小鎮,他的村子裏所有獸人基本都玩完了,萬爲了爭取讓他逃跑的時間還在村子裏…..”我看著還沒有恢復的嘯兒對煌說著“五年時間裏,已經有不少魔族滅亡了”
“抱歉……”從煌的臉上透露出來悲傷的神情,他總是為神族所做出的事情懺悔不已卻又有心無力,畢竟一個從屬于原神族鍛造官收容魔族本身就是不允許的事情
“咳咳……”嘯天醒了…
“師父,這裡是?”掙扎著爬起來的嘯一臉茫然的看著我
“我朋友的庇護所,雖然已經破爛不堪基本要被西北風吹倒了”我解釋時還不忘記損一下煌,順便將水遞給嘯兒
“雖然是神族的 原~! 鍛造官…和襲擊村子的獸人一個族派,不過人不錯…”我擔心又會出現大打出手的局面,搶先在事態搞大之前解釋了一下
“你不用專門把那個‘原’字拖那麽長吧…”煌皺起眉頭向我抱怨道
“或者我應該叫你哥哥?你們族可是襲擊了我們村子耶…”我邊說邊幫嘯兒檢查是否有其他地方受傷,然後準備收拾包袱上路,畢竟休息也休息夠了,武器也修好了,沒必要再留在這種鳥都不拉屎的地方
“你怎麽打算?”煌問我
“一種選擇是把神族滅了,另一種是和解”我冷冷的回答讓煌的寒毛都竪了起來“只要看見了,我就殺給你看,對於我來説,無論擋道的是什麽種族,是誰,都一樣”
“我估計讓他們和解是不可能的了……”煌的眼睛失去了光彩,顯得些許失望,對於他來説‘戰爭’這個詞是他最不願意聽到也是最憎惡的一個詞,他之所以會離開神族隱居也是這個原因
“我會去找塔莎…”也許依我們的力量平復神族與魔族之間的恩怨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對於生死未卜的萬獅,我沒有閒心再多待一秒鐘
“如果你帶著魔族與神族斗,沒有優勢不說,死傷慘重不說,你自己本身就是麻煩,你打算怎麽打?”煌試圖阻止我
回想起當初認識煌開始,他就是那樣不希望參加戰爭,
“最親近的人都失蹤了,我不向你那樣沉得住氣…如果有機會再見吧...”我帶著嘯天走出門對在背後的煌擺擺手示意,走上尋找萬和塔莎,以及準備打一場硬仗崎嶇不平的路
“嘯兒,我們走吧”
“師父…”嘯的眼裏透露出複雜的神情,包含著疑惑,失望,焦急和悲傷
“我等你,哥哥…”雖然很小聲,但是我知道他應該聽見了…
屋外…下著小雨,陰沉沉的天空似乎讓人喘不過氣來,這曾經是我最喜歡的景象,在霧蒙蒙的雨中,往往能讓自己平靜,而如今,我變得開始討厭這種天氣
什麽時候才會是晴天呢?……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Administrators

Akipro

Author:Akipro
本Blog由Aki經營

※日常更新以及通知請注意下方的Message board動向~

Category
New Story
New Reply
Arithmometer
Message board
Link
RSS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Clustr Ma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