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色之章 殿藍之章 6

暗殺家族出身的嵐斯優勢很明顯,岩壁和塔樓上的守衛很快就被使用遠距離冷兵器和月華雙菱解決掉了

“定八十四之雪降”約定好的,嵐斯放出信號,夏天的貝伊斯上空逐漸飄起雪花,使用這種招數真是辛苦他了,體力消耗必定不少,這也是為什麼讓少部分豹族士兵跟著他的原因,在我們開戰的時候他需要休息,必要的時候還能及時撤離

“哈…”輝夜嘴裡吐出的空氣遇到寒冷的雪花結成了白色的起霧“要上咯!”

“哦哦!!”背上的塔莎示意

“可以的話我真的不想打啊…”煌在後邊抱怨著

“輔四十二幻傳!”輝夜背著塔莎瞬間出現在貝伊斯北門的門外

“喲吼~”忽然出現在羽樺守衛面前的是一張豹子臉,以及脖子處所感覺到砍刀切入咽喉的那瞬間,刀刃的冰涼和溫熱的血液混合在一起,像是從高壓鍋裡噴出的蒸汽一般,伴隨著噴射的滋滋聲,在天空中綻放出鮮紅的花朵

門下守衛還沒有來得及反應是怎麼回事就被切斷了氣管,最後能夠記下的就是一張微笑的豹子臉,以及映在對方眼睛中,自己的脖子被砍刀切斷以及血液噴出的那一瞬間

“哈!大鬧一場吧!!天澤幻化之火焰,臨界-隕落雷!!!”隨著巨大的響聲,伴隨著守衛的叫喊,和城門一起被整個轟飛的羽樺守衛重重的砸到地上,形成了一副絕景,對於兩個暴力份子來說,這種就是戰場最好的催化劑,享受著狩獵的樂趣,沉醉在戰爭中,猶如嗜血的惡鬼一般

呼嘯的寒風中夾雜著鮮血的鮮味,風的流韌刮過輝夜的手臂,劃出血痕也毫不影響他的衝擊速度,在羽樺的術士還沒有來得及凝聚好一次風韌攻擊之前,頭就被大手抓住然後丟飛
,衝破飄在空中的雪花,然後撞到什麼東西上停下就再也不動彈

“北門是怎麼回事!”鳴月質問剛剛歸來偵察兵

“好像是豹族的逃兵還是其他什麼獸,現在正在北門大舉破壞,守城的士兵還有術士已經被解決不少了…再這樣恐怕很快就要打到城內了”

“切……”才剛剛恢復的鳴月從床上爬起來,不顧軍醫的阻攔沖了出去

“呃,這是什麼情況…”嘯天帶著後續部隊借著溫特的風之護盾掩護,從已經殘破不堪的貝伊斯北門,成功的混進了貝伊斯城邦,眼前的景象和逃離的時候簡直差別十萬八千里,沒有時間做過多的考慮,行進中的嘯天不斷細化隊伍分配,潛入貝伊斯展開對萬獅的搜索

“還在睡就,都給我起來!!!”鳴月沖到了駐紮貝伊斯中心的軍營大吼著,為這群在戰爭中還死睡自以為城牆防護已經夠堅固的笨蛋敲了警鐘,什麼都還不知道羽樺的士兵急忙爬起身,個個莫名其妙,然後被遠處傳來的爆炸和慘叫聲震醒

“敵襲!!明白嗎?!!敵襲!!!”鳴月大叫著,把還沒有清醒的那些傻狗們大腦徹底清了一次“不想死的都給我上前線壓制!!!” 說完立刻轉身沖往北門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Administrators

Akipro

Author:Akipro
本Blog由Aki經營

※日常更新以及通知請注意下方的Message board動向~

Category
New Story
New Reply
Arithmometer
Message board
Link
RSS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Clustr Ma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