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色之章 綠茵之章7

【可惡…攻七十六之月華雙菱】嵐斯對著對方發起反攻

【防七十九之云雁】另一名還健在的親衛隊員將月華雙菱攔下

【雜兵真礙事…】嵐斯抽出小刀準備近身戰

【攻三十一…】我還沒有來得及施放攻擊,馬上就被鳴月反擊制止了

【攻二十三之旋風】鳴月對著我的右手釋放攻擊

【啪..】骨頭斷裂的聲音,然后是我的慘叫…

【溫特!】

【你沒有時間顧忌別人吧,攻二十三之旋風!】嵐斯的前方綻放出一片深紅色的薄霧

眼看著嵐斯被旋風彈飛到灌木叢里,我卻在地上動彈不得,忍受著劇痛,我覺得有些可笑,因為前天我采用旋風將兩個狼人師徒打的莫名其妙,今天卻又被用同樣的招式擺了一道

我有些后悔當初為什么頭腦發熱沒有同意狄卡爾的提議,不但沒有吃香的喝辣的,還落到逃亡的地步,而現在估計也沒有多少時間能活了

【商議官居然落到如此下場,真是看不下去】鳴月走到我面前說到

【呃嗯!…哈..如果你和我一樣是商議官,誰變成這樣還不一定呢…小鬼…】

要說參議政事,也并不是我的特長,我也不懂的什么謀略或是計算之類的,不過現在發現原來我損人還是很有天賦的,而且是在這種狀態下

殺戮、陰謀、斗爭、鮮血……反正生命就是在這些事物的反復出現中流逝,現在我反而不在乎什么了

【溫特議官,你在死之前還有什么要說的嗎?】

鳴月望著地上的我,并沒有露出什么可憐的神情,著讓我也明白他是怎么能夠殺死那么多獸人或者魔族卻毫無反應的原因,又或者我理解錯了也說不定

【有啊…輔九十一之六連陣鏈】我邊說著邊用輔助技能施放結界將他和我鎖在一定的空間內

【你不是傻了吧,結界這種東西伴隨施術者死亡也會消失,難道你還想困住我?】

【抱歉,我還沒有傻壞腦..我想問鳴月隊長一件事情】…【作為攻防技的使用高手,如果在這種狹小的空間里被廣范圍殺傷的攻擊技打中的話…會怎樣呢?】

在他察覺到不妙的時候,我用盡最后的力氣施展攻擊技

【攻五十五之風刻..!】

【咳..啊啊…撤退…..嗚……】鳴月發出嘶啞的聲音,看來傷到不輕

這是在我失去直覺前所能聽到的最后一點聲音

可惡…為什么沒把它打死?……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Administrators

Akipro

Author:Akipro
本Blog由Aki經營

※日常更新以及通知請注意下方的Message board動向~

Category
New Story
New Reply
Arithmometer
Message board
Link
RSS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Clustr Ma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