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夢境

不爽...非常的不爽...這種在身體裏還有另一個人的準確的說是一隻狼的感覺讓奇在夢境中感覺到非常的不爽,但是這又有什麼辦法,自己根本就無法終止所謂的同步反應,更多的記憶不斷的湧入到自己的腦海裏,侵染著自己全身每一個細胞

然後自己糊里糊塗的睜開眼睛,天上除了黃色的浮塵沒有其他好看的東西,一個深呼吸呼吸,然後嘗試著站起來不過自己卻漂亮的摔了一個狗吃屎,優越性的姿勢讓頭整個砸到已經沒有以前那麼清澈的水池裏...溺水的感覺,自己似乎說了什麼,但是卻沒有聲音

不過下一秒奇發現這個不僅僅是普通的夢以後,他才沒辦法的去接受這個強制性的同步反應。
“自己”撐起身體,然後逐漸平靜的水面映射出自己的倒影,一隻白色的狗,啊準確的說是一隻白色的狼,然後對方做了跟自己清醒以後一樣的動作後,就扶著一棵樹狂嘔起來

‘呵...原來我從清醒開始就和這個笨蛋做了一模一樣的事情啊...真丟臉......雖然不認識你,暫且就叫你白吧......’

奇無奈的看著,通過白的眼睛去觀察,或者說事實上是白在觀察,只不過這個記憶被轉接到了奇的記憶上。但是這次只是記憶,卻沒有其他感覺上的反應,白笨拙的調整好自己的平衡後開始在附近瞎晃

看來白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出現在這個地方的,沒有目的的走動讓他很快就迷失了方向,白發現了一個水泥叢林,不過它已經荒廢了很久,他在裏面遇到了異形,在幾次逃跑以後白發現那些異形並不會可以傷害自己,有些略微可以看出是什麼動物,應該是自己這種變化的不完全體

記憶的時間速度總是很快,白多數的日常生活已經讓奇理解並且感到孤獨,直到白在一個本該荒廢了卻還在使用中的城市發現了自己的同類,他猶如吃了興奮劑一般的向那邊沖去,防護帶圍牆上方的獸人貌似在阻止他,但是卻沒有停下白的腳步

當他到達城市防護帶邊緣的時候,才明白為什麼會被阻止。大量集聚的異形在防護帶外遊蕩,他們互相撕咬,對於沖進他們勢力範圍的白,這些異形在詫異了片刻後就發起了進攻。毫無反抗能力白痛苦的嚎叫著,掙扎...然後直到被一個異形叼起拖了好遠,直到異形被什麼東西射穿頭顱

白無力的躺在地上,然後一小隊獣人出現在自己身邊,似乎要把白抬回去治療,白發現小隊的獣人中並不只是狼一種,本來以為可以放棄奔波和自己同類一起生活的他看見長著虎頭的一個隊員緊張的指了指某一個方向,然後小隊就開始撤離

白無助的伸出手臂,希望被他們帶走。而轉過頭去看到的是一輛裝甲車,奇從標誌明白這是第三集團的裝甲車,白的手無力的摔落到地面上,然後失去了知覺

之後就是白進入到基地以後的事情,奇才發現原來白在基地被研究已經有一段時間了,直到最後那一幕,掃射...截肢...然後是切割器從頸部劃過......

“嗄...啊.....”

喘著粗氣從夢境中脫離出來,奇反射性的坐起來,與教科書上教的不一樣,看來獣人也不僅僅是從舌頭出汗,被汗水浸濕的毛皮讓奇感到很不舒服。依然是那個房間,只不過燈貌似關掉了,四周一片死寂

奇額頭上的血管隨著剛才的記憶不斷跳動著,全身上下所有細胞的本能告訴自己只有兩個選擇,逃跑或者被研究...就像白一樣被研究...

“哎哎...我不是你...不要用你的感官意識來渲染我的身體啊...白......”

奇用力捶打自己的胸口,似乎想安撫平靜那個依然因為恐懼執念而飛快調動的心臟

‘不過我的想法和你一致,不逃出去我也一定會死,本身老子也就是逃兵一個...不在乎再跑一次嘛...與那群瘋子鬥其樂無窮啊~’
Administrators

Akipro

Author:Akipro
本Blog由Aki經營

※日常更新以及通知請注意下方的Message board動向~

Category
New Story
New Reply
Arithmometer
Message board
Link
RSS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Clustr Ma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