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色之章 殿藍之章 7

(本級開始不吟唱部分省略術級)

“風刻!”鳴月對著灰狼施放攻擊

“喲喲…真的好危險!”輝夜躲開來自背後冷不丁的攻擊轉身確認到底是羽樺哪個混蛋對他放陰招

“小…小鬼?!!”看著對方不足自己身高一半的鳴月‘騙人的吧…剛才那個真的是這個小鬼打出來的嗎?不是吧?我是不是打太久興奮過度或者勞累過度了’輝夜盯著鳴月大腦處於死檔狀態

“你說誰是小鬼!風刻!!”鳴月憤怒的對著輝夜再次施放攻擊

“我靠!”隨手抓了一個想從背後偷襲的羽樺族守衛當作擋箭牌擋下了風刻,血霧隨著旋風在輝夜的前方散開

“切!…”顯然鳴月對自己失手不滿“我叫鳴月,如果你不想死的難看點就別叫我小鬼,老頭!”

“耶?!!!”輝夜面對小鬼的反擊徹底無語“雖然我有嘴毛但是也不至於到老頭的範疇吧,小鬼”

“也就是說你想死的難看一點咯”鳴月擺好攻擊架勢,兩獸身邊的羽樺士兵漸漸退出可能受到傷害的範圍,無論是他們所知曉的鳴月隊長還是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塔莎和輝夜,都不是足夠應付的等級,更不要說把自己扯到兩個危險人物的戰爭中

“好啊,難得有一個有趣味的對手”輝夜搖了搖狼尾,抽出短刀露出來興奮的微笑

遠處塔莎和跟著鳴月前來的支援軍打的呱呱叫,敏捷的閃避著術士笨拙的攻擊,穿插在風韌之間,將砍刀劈進對手的身體然後再抽出來,帶出橢圓的大粒血珠在空中劃過弧線,掉落到地上或者精神快要被壓的崩潰的羽樺族臉上

可以看出這些術士對於近戰基本只有被宰的份,伴隨著壓力扭曲的面孔和塔莎微笑的面孔產生鮮明的對比,尖銳的獠牙隨著微笑暴露在空氣中,伴隨著呼吸和寒冷的氣溫觸碰形成的水霧,在高速移動中形成鬼魅的風景

“暴風,風刻,千葉,旋風…”鳴月不斷的攻擊和變換施術種類,讓輝夜無法接近到周身,只能在遠處不停的躲閃,輝夜的呼吸漸漸隨著頻密的攻擊躲閃加重

“怎麼了,老頭,這樣就受不了了?”

“哦,我是不想跟小孩子較真,不過…”
這個羽樺的小孩留著遲早是威脅,將來要剷除神族,這種主戰單位越少越好,雖然不關係他的事,不過遲早也是要死在戰場上的,不如在現在就先把他清掉,如果在這麼玩下去,加上剛才用力那麼大威力的隕落雷,很快就會體力不支的,搞不好被打到的話臉就真的飛掉了

看了看不遠處剛才被抓來當擋箭牌的屍體,輝夜不免對鳴月丟出的危險攻擊物擔心,只不過還是一個孩子,不過在這種時候是在是可惜了,對不起…

輝夜改變方向加快速度向鳴月沖去,鳴月施放相對緩慢的攻擊反而變成了輕易閃躲的東西

“怎麼會!……”面對忽然改變速度的輝夜,他顯得急躁起來“可惡!暴風!!風之障壁!!”

“一樣輕易的閃躲過了,果然不出所料…那是什麼速度啊……”鳴月因為對手被擋在風之障壁對面歎了口氣

“我是不想跟小孩子較真,不過你留在戰場上是很大的威脅,所以必須要在這裡解決掉你,雖然你的腦子很好,不過對於你的對手來說,差距太大了,抱歉…”

伴隨熟悉的聲音響起,鳴月向聲音的方向看去,在自己的背後,那把自己以為再怎麼樣也不會傷到自己的匕首現在插在自己的背上,武器的主人微笑著,金色的眼瞳猶如狩獵到巨大獵物的野獸一樣,不是圓形的瞳孔,而是野獸的…刀形…

好不容易放鬆的心又在緊繃起來,隨著背部逐漸傳遍全身的劇痛,就如同對方微笑在臉上逐漸的擴散,呼吸慢慢變得越來越困難,隨著對方最後一句話和背上巨大的光翼,鳴月明白了這個場景的答案

“幻傳…”

視力越來越模糊…時間仿佛一瞬間停止了,死亡的侵襲讓鳴月看到了不知道是現實還是幻覺,輝夜背後的光翼在月光渲染的小雪下猶如天使的翅膀一般光亮,在戰火焚燒的貝伊斯戰場上,又猶如惡魔的羽翼一般灰暗

身體不聽使喚了,鳴月已經聽不到周圍的聲音,也看不到周圍的事物‘這就是幻化嗎?’……

拔出的匕首切斷了最後的思緒……

---------我是無底的分割綫---------
作者小語:
抱歉那麽久都沒有更新了,因爲學業實在太忙,現在趁連休幾天的機會更新小説,蔚藍之章也結束了,萬獅的救援將在下個新的章節沙黃之章中展開,龍族也會在下一章有基本的登場
Administrators

Akipro

Author:Akipro
本Blog由Aki經營

※日常更新以及通知請注意下方的Message board動向~

Category
New Story
New Reply
Arithmometer
Message board
Link
RSS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Clustr Ma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