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色之章 殿藍之章 4

【你說什么?萬獅被找到了?】

我對世界的消息傳遞模塊感到欣慰,但是同時也感到失望

沒錯,萬獅是被找到了,更確切的說是被神族找到了,羽樺一族似乎吧萬獅俘虜了…

對我們來説,事情的突變,只能用屋漏偏逢連夜來形容了,好不容易將這些殘兵敗將帶離前線,現在等于馬上又要再次和神族交手,在這種時候簡直就是天方夜譚嘛…

現在羽樺一族占據了豹族城邦貝伊斯,況且我們術士嚴重不足,而且又把武器丟了,再打回去等于找死

【拜托也要看看情況啊,不要在這種時候開這種玩笑好不好】我嘆息老天作弄,現在能用的戰斗力不足100,能夠實施打擊的也就只有5只獸,面對一整個是我們30甚至50倍能夠輕而易舉殲滅貝伊斯豹族的羽樺

還不夠拿來塞牙縫好不好,沖上去救萬獅,是迫在眉睫的事情,但是要怎么沖,去了無非就是送死,我焦頭爛額的走來走去

【師父你別轉了…好暈】

【啊啊啊啊!拜托給點面子好不好,在這種時候開玩笑??】我沖到樹立邊上對著樹林外面的貝伊斯大吼

叫聲吸引了聽覺靈敏的犬族守城術士,然后招來的是密集的風爆彈,讓我不得不再躲會林子里

【靠杯啦!耳朵不是賴的哦】

我坐在地上死命的抓著頭皮,希望能夠抓出什么好點子,但是很不幸-沒有

情形極其惡劣,即使現在我腦子里拼命的籌謀定計,依然對現在的局勢一籌莫展,我敢肯定現在我的腦子一定比那個什么豬哥-孔明轉的還要快

要耍什么手段、計策,也都只能是在有足夠充足的時間與準備的前提下才能夠產生效果,現在什么準備都沒有,在籌碼不足的情況下,就只能憑個人急智與反應來扭轉局面

但是真的很遺憾,現在的局勢是壓倒性的沒機會,我在一邊頓角落不斷花圈怨念再強一點就可以讓駐守貝伊斯的羽樺全員死絕

不過現在沒得選…因為如果短時間內不攻打貝伊斯,那么當羽樺布置完防事萬獅就只能任由他們處置

由于多數獸人沒有飛行能力,進攻貝伊斯的線路,就只能從陸路來進行

外加羽樺知道撤退方向是北門,運用風爆彈炸毀了兩遍的崖壁,落下的碎石把回去的路變成相當狹小的范圍,如果百余獸沖過去,必定成為活靶子

羽樺一族的防御工事相當嚴格,狄卡爾下令布下了多層防線,步兵在前術士在后,連神官都輪流守崗,遠程狙擊近程打擊的靈活戰術,一旦開戰就會讓對方損失慘重

看上去可以說是成果優異,令我不得不懷疑這家伙難道是修建筑出身的,最主要的是這個王八蛋已經可以說把地利運用到極致

在這種小徑,即便是百余獸同時進攻,也不可能展開,勝負往往決定于前鋒少數人,現在狄卡爾以重兵把守,說不定兩側還有伏兵,可以說已經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局面

貝伊斯又是陸路上通過黃土大陸連接西北大陸和東海的唯一算得上是能走的關卡,守住這里,即便東海發生任何事情,黃土大陸、西北大陸還有海之森的援軍也沒有辦法通過

唯一能夠過去支援的,也只有寥寥無幾的羽族,而且就算飛過界線,立馬就會看見巨大的神族圣地-索蘭西亞天空之城,最后只能變成烤雞掉下來

只要索蘭西亞的援軍到達邊境,那么就是再多的援軍也沒有辦法通過黃土大陸到達東海,獸人又沒有傳送技術,最后獸族唯一剩下的道路就是最北面的冰雪高原和西方的暴風高原,那種隨便都可以被尸骨絆倒的地方

神族是死了心想要發動世界戰爭,看這個形式就知道謀劃已久,到了嘴邊的鴨子怎么可能放過你

不過就目前來說,索蘭西亞還沒有那么快做出反應,所以目前羽樺就算是打到只剩下一兵一卒都要守住貝伊斯

腦袋都快抓爆了,死活是沒有想到什么良策能夠進攻貝伊斯,又不能放著萬獅不管

【如果放手殺進去如何】煌一句話讓我顧慮更深了

是啊,如果放手我和他兩個殺進去的確是可能成功的,但是就算成功了…索蘭西亞的那群瘋子可就不會那么輕饒我們這些家伙了,說不定連維多利亞的暗殺部隊都放出來

【如果這樣殺進去哦,那么到時候我們就要過逃亡的生活了,追殺的家伙可是會隨時出現】我看了看在場的獸們,眉頭皺的更緊

【無論如何我都不想牽扯到無辜的獸】

【你胡說什么呢?我們已經不能算是無辜了吧…這是屠殺…這已經是戰爭了】塔莎站起來憤怒的吼叫著

【要打,就去干吧…沒什么大不了的,如果神族要報復,那么我們就先把他們殲滅!】

是啊,管它呢,等把那群白癡大神官搞定在把大天使從索蘭西亞上面丟下來,還有誰會追殺我們

我兩眼露出兇光,塔莎注意到,那是久違的眼神,渴望在戰場上廝殺,沐浴在對手血中的眼神

【重整裝備!今天晚上我們干進去,我要親手剝了狄卡爾那個瘋狗的皮!】看著身前的戰士們,我怒吼著…
Administrators

Akipro

Author:Akipro
本Blog由Aki經營

※日常更新以及通知請注意下方的Message board動向~

Category
New Story
New Reply
Arithmometer
Message board
Link
RSS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Clustr Ma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