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色之章 殿藍之章 7

(本級開始不吟唱部分省略術級)

“風刻!”鳴月對著灰狼施放攻擊

“喲喲…真的好危險!”輝夜躲開來自背後冷不丁的攻擊轉身確認到底是羽樺哪個混蛋對他放陰招

“小…小鬼?!!”看著對方不足自己身高一半的鳴月‘騙人的吧…剛才那個真的是這個小鬼打出來的嗎?不是吧?我是不是打太久興奮過度或者勞累過度了’輝夜盯著鳴月大腦處於死檔狀態

“你說誰是小鬼!風刻!!”鳴月憤怒的對著輝夜再次施放攻擊

“我靠!”隨手抓了一個想從背後偷襲的羽樺族守衛當作擋箭牌擋下了風刻,血霧隨著旋風在輝夜的前方散開

“切!…”顯然鳴月對自己失手不滿“我叫鳴月,如果你不想死的難看點就別叫我小鬼,老頭!”

“耶?!!!”輝夜面對小鬼的反擊徹底無語“雖然我有嘴毛但是也不至於到老頭的範疇吧,小鬼”

“也就是說你想死的難看一點咯”鳴月擺好攻擊架勢,兩獸身邊的羽樺士兵漸漸退出可能受到傷害的範圍,無論是他們所知曉的鳴月隊長還是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塔莎和輝夜,都不是足夠應付的等級,更不要說把自己扯到兩個危險人物的戰爭中

“好啊,難得有一個有趣味的對手”輝夜搖了搖狼尾,抽出短刀露出來興奮的微笑

遠處塔莎和跟著鳴月前來的支援軍打的呱呱叫,敏捷的閃避著術士笨拙的攻擊,穿插在風韌之間,將砍刀劈進對手的身體然後再抽出來,帶出橢圓的大粒血珠在空中劃過弧線,掉落到地上或者精神快要被壓的崩潰的羽樺族臉上

可以看出這些術士對於近戰基本只有被宰的份,伴隨著壓力扭曲的面孔和塔莎微笑的面孔產生鮮明的對比,尖銳的獠牙隨著微笑暴露在空氣中,伴隨著呼吸和寒冷的氣溫觸碰形成的水霧,在高速移動中形成鬼魅的風景

“暴風,風刻,千葉,旋風…”鳴月不斷的攻擊和變換施術種類,讓輝夜無法接近到周身,只能在遠處不停的躲閃,輝夜的呼吸漸漸隨著頻密的攻擊躲閃加重

“怎麼了,老頭,這樣就受不了了?”

“哦,我是不想跟小孩子較真,不過…”
這個羽樺的小孩留著遲早是威脅,將來要剷除神族,這種主戰單位越少越好,雖然不關係他的事,不過遲早也是要死在戰場上的,不如在現在就先把他清掉,如果在這麼玩下去,加上剛才用力那麼大威力的隕落雷,很快就會體力不支的,搞不好被打到的話臉就真的飛掉了

看了看不遠處剛才被抓來當擋箭牌的屍體,輝夜不免對鳴月丟出的危險攻擊物擔心,只不過還是一個孩子,不過在這種時候是在是可惜了,對不起…

輝夜改變方向加快速度向鳴月沖去,鳴月施放相對緩慢的攻擊反而變成了輕易閃躲的東西

“怎麼會!……”面對忽然改變速度的輝夜,他顯得急躁起來“可惡!暴風!!風之障壁!!”

“一樣輕易的閃躲過了,果然不出所料…那是什麼速度啊……”鳴月因為對手被擋在風之障壁對面歎了口氣

“我是不想跟小孩子較真,不過你留在戰場上是很大的威脅,所以必須要在這裡解決掉你,雖然你的腦子很好,不過對於你的對手來說,差距太大了,抱歉…”

伴隨熟悉的聲音響起,鳴月向聲音的方向看去,在自己的背後,那把自己以為再怎麼樣也不會傷到自己的匕首現在插在自己的背上,武器的主人微笑著,金色的眼瞳猶如狩獵到巨大獵物的野獸一樣,不是圓形的瞳孔,而是野獸的…刀形…

好不容易放鬆的心又在緊繃起來,隨著背部逐漸傳遍全身的劇痛,就如同對方微笑在臉上逐漸的擴散,呼吸慢慢變得越來越困難,隨著對方最後一句話和背上巨大的光翼,鳴月明白了這個場景的答案

“幻傳…”

視力越來越模糊…時間仿佛一瞬間停止了,死亡的侵襲讓鳴月看到了不知道是現實還是幻覺,輝夜背後的光翼在月光渲染的小雪下猶如天使的翅膀一般光亮,在戰火焚燒的貝伊斯戰場上,又猶如惡魔的羽翼一般灰暗

身體不聽使喚了,鳴月已經聽不到周圍的聲音,也看不到周圍的事物‘這就是幻化嗎?’……

拔出的匕首切斷了最後的思緒……

---------我是無底的分割綫---------
作者小語:
抱歉那麽久都沒有更新了,因爲學業實在太忙,現在趁連休幾天的機會更新小説,蔚藍之章也結束了,萬獅的救援將在下個新的章節沙黃之章中展開,龍族也會在下一章有基本的登場

七色之章 殿藍之章 6

暗殺家族出身的嵐斯優勢很明顯,岩壁和塔樓上的守衛很快就被使用遠距離冷兵器和月華雙菱解決掉了

“定八十四之雪降”約定好的,嵐斯放出信號,夏天的貝伊斯上空逐漸飄起雪花,使用這種招數真是辛苦他了,體力消耗必定不少,這也是為什麼讓少部分豹族士兵跟著他的原因,在我們開戰的時候他需要休息,必要的時候還能及時撤離

“哈…”輝夜嘴裡吐出的空氣遇到寒冷的雪花結成了白色的起霧“要上咯!”

“哦哦!!”背上的塔莎示意

“可以的話我真的不想打啊…”煌在後邊抱怨著

“輔四十二幻傳!”輝夜背著塔莎瞬間出現在貝伊斯北門的門外

“喲吼~”忽然出現在羽樺守衛面前的是一張豹子臉,以及脖子處所感覺到砍刀切入咽喉的那瞬間,刀刃的冰涼和溫熱的血液混合在一起,像是從高壓鍋裡噴出的蒸汽一般,伴隨著噴射的滋滋聲,在天空中綻放出鮮紅的花朵

門下守衛還沒有來得及反應是怎麼回事就被切斷了氣管,最後能夠記下的就是一張微笑的豹子臉,以及映在對方眼睛中,自己的脖子被砍刀切斷以及血液噴出的那一瞬間

“哈!大鬧一場吧!!天澤幻化之火焰,臨界-隕落雷!!!”隨著巨大的響聲,伴隨著守衛的叫喊,和城門一起被整個轟飛的羽樺守衛重重的砸到地上,形成了一副絕景,對於兩個暴力份子來說,這種就是戰場最好的催化劑,享受著狩獵的樂趣,沉醉在戰爭中,猶如嗜血的惡鬼一般

呼嘯的寒風中夾雜著鮮血的鮮味,風的流韌刮過輝夜的手臂,劃出血痕也毫不影響他的衝擊速度,在羽樺的術士還沒有來得及凝聚好一次風韌攻擊之前,頭就被大手抓住然後丟飛
,衝破飄在空中的雪花,然後撞到什麼東西上停下就再也不動彈

“北門是怎麼回事!”鳴月質問剛剛歸來偵察兵

“好像是豹族的逃兵還是其他什麼獸,現在正在北門大舉破壞,守城的士兵還有術士已經被解決不少了…再這樣恐怕很快就要打到城內了”

“切……”才剛剛恢復的鳴月從床上爬起來,不顧軍醫的阻攔沖了出去

“呃,這是什麼情況…”嘯天帶著後續部隊借著溫特的風之護盾掩護,從已經殘破不堪的貝伊斯北門,成功的混進了貝伊斯城邦,眼前的景象和逃離的時候簡直差別十萬八千里,沒有時間做過多的考慮,行進中的嘯天不斷細化隊伍分配,潛入貝伊斯展開對萬獅的搜索

“還在睡就,都給我起來!!!”鳴月沖到了駐紮貝伊斯中心的軍營大吼著,為這群在戰爭中還死睡自以為城牆防護已經夠堅固的笨蛋敲了警鐘,什麼都還不知道羽樺的士兵急忙爬起身,個個莫名其妙,然後被遠處傳來的爆炸和慘叫聲震醒

“敵襲!!明白嗎?!!敵襲!!!”鳴月大叫著,把還沒有清醒的那些傻狗們大腦徹底清了一次“不想死的都給我上前線壓制!!!” 說完立刻轉身沖往北門

七色之章 殿藍之章 5

就目前的兵力配備還有實力來看,想要一舉奪回貝伊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或者說簡直就是天方夜譚,俗話說的好,散兵游勇一萬不敵三千精銳,光靠主戰單位上前壓制基本是找死的事情,雖然技術就擺在眼前,但是不得不考慮到人海戰術的重要性,更何況現在是一群神族術士組成的獸堆。

也不知道在這種緊要關頭萬獅在搞什麼鬼,怎麼會被這種三流角色俘虜,本來以為光往西面大陸撤離就可以暫時緩緩與神族的衝突,結果現在搞到正面衝突還要附帶援救的局面讓輝夜很為難。

如意算盤在戰爭的時候總是不那麼好用,現在要在這種地勢打攻城戰,不好好統籌一下主戰單位是不可能的了

“嘯兒,我們預計兩個時辰內和羽樺近距離接觸戰,他們的風屬性不是蓋的,這次不像溫特那種手下留情了,打到的不是飛出去或者弄壞一隻眼睛那麼簡單”我指指自己的臉“如果真的打到的話臉一定會整個飛出去的,你帶著阿米和50個豹族的地面接戰單位作為最後遭遇單位,儘量靠前線的掩護壓進城樓找到萬獅帶出來,動作不要太大”

這麼安排主要是考慮到萬獅俘虜不知道狀況如何,而且城內兵力佈置也不清楚,但是時間緊迫,必須要在短時間內把這場本來不該打的戰結束掉,嘯兒有很好的近距離格殺能力,帶領小隊短兵相見基本不會有問題,而阿米的醫療能力高超,可以應付特殊的情況

接下來就是前線主戰和戰術安排的問題了,如何花最少的損失和兵力打好這場戰是現在最關鍵的部分,不在乎解決多少神族的將軍士兵,主要是為了增大救援萬獅的機會和成功率

“塔莎和我負責近距離的攻擊單位,嵐斯和其他能活動的組成臨時的暗殺部隊,機動性一定要高,在接近前線遭遇戰衝突之前,就要把山地兩面的首位徹底肅清,並且把城牆上的守衛也納入攻擊範圍隨時支援”嵐斯必須在我們沖入對方防守圈之前就解決掉兩崖上的守衛,如果不那麼做,在空曠的城外,我和塔莎只有挨打的份

“煌,你也不要在炸胡了,現在不是清閒的時候,你背著嵐斯,他的風之障壁對前線單位很有用,近距離的防禦麻煩你使用短程幻傳躲避” 遭遇的時間取決於嵐斯,必須在我們沖入對方防守圈之前就解決掉兩崖上的守衛,如果不那麼做,在空曠的城外,我們四個就只有挨打的份

忙碌的佈置好戰術規定,輝夜轉過臉看著貝伊斯的城門,只不過才剛剛離開那麼幾個時辰的時間,現在馬上又要回去問候狄卡爾了,看來命運始終是在戰場上玩弄著雙方,相信狄卡爾現在也很不想看到那位射瞎他眼睛的‘歹徒’

“師父,這次一定要帶上爸爸一起走”嘯兒帶好武器看著輝夜

“嗯,一定”輝夜背對的嘯兒回答

“喂,暴力女,準備好了嗎?”

“都快等不及了,這可是相隔了多年的時刻啊!”

正面的他和塔莎,臉上散發著渴望鮮血的微笑,就如同將要啃食對手的野獸一般

“進攻!!!”

隨著輝夜的一聲令下,這場獸族對神族的第一場正式對抗遭遇戰以夜晚的貝伊斯城牆為界,拉開了序幕……

七色之章 殿藍之章 4

【你說什么?萬獅被找到了?】

我對世界的消息傳遞模塊感到欣慰,但是同時也感到失望

沒錯,萬獅是被找到了,更確切的說是被神族找到了,羽樺一族似乎吧萬獅俘虜了…

對我們來説,事情的突變,只能用屋漏偏逢連夜來形容了,好不容易將這些殘兵敗將帶離前線,現在等于馬上又要再次和神族交手,在這種時候簡直就是天方夜譚嘛…

現在羽樺一族占據了豹族城邦貝伊斯,況且我們術士嚴重不足,而且又把武器丟了,再打回去等于找死

【拜托也要看看情況啊,不要在這種時候開這種玩笑好不好】我嘆息老天作弄,現在能用的戰斗力不足100,能夠實施打擊的也就只有5只獸,面對一整個是我們30甚至50倍能夠輕而易舉殲滅貝伊斯豹族的羽樺

還不夠拿來塞牙縫好不好,沖上去救萬獅,是迫在眉睫的事情,但是要怎么沖,去了無非就是送死,我焦頭爛額的走來走去

【師父你別轉了…好暈】

【啊啊啊啊!拜托給點面子好不好,在這種時候開玩笑??】我沖到樹立邊上對著樹林外面的貝伊斯大吼

叫聲吸引了聽覺靈敏的犬族守城術士,然后招來的是密集的風爆彈,讓我不得不再躲會林子里

【靠杯啦!耳朵不是賴的哦】

我坐在地上死命的抓著頭皮,希望能夠抓出什么好點子,但是很不幸-沒有

情形極其惡劣,即使現在我腦子里拼命的籌謀定計,依然對現在的局勢一籌莫展,我敢肯定現在我的腦子一定比那個什么豬哥-孔明轉的還要快

要耍什么手段、計策,也都只能是在有足夠充足的時間與準備的前提下才能夠產生效果,現在什么準備都沒有,在籌碼不足的情況下,就只能憑個人急智與反應來扭轉局面

但是真的很遺憾,現在的局勢是壓倒性的沒機會,我在一邊頓角落不斷花圈怨念再強一點就可以讓駐守貝伊斯的羽樺全員死絕

不過現在沒得選…因為如果短時間內不攻打貝伊斯,那么當羽樺布置完防事萬獅就只能任由他們處置

由于多數獸人沒有飛行能力,進攻貝伊斯的線路,就只能從陸路來進行

外加羽樺知道撤退方向是北門,運用風爆彈炸毀了兩遍的崖壁,落下的碎石把回去的路變成相當狹小的范圍,如果百余獸沖過去,必定成為活靶子

羽樺一族的防御工事相當嚴格,狄卡爾下令布下了多層防線,步兵在前術士在后,連神官都輪流守崗,遠程狙擊近程打擊的靈活戰術,一旦開戰就會讓對方損失慘重

看上去可以說是成果優異,令我不得不懷疑這家伙難道是修建筑出身的,最主要的是這個王八蛋已經可以說把地利運用到極致

在這種小徑,即便是百余獸同時進攻,也不可能展開,勝負往往決定于前鋒少數人,現在狄卡爾以重兵把守,說不定兩側還有伏兵,可以說已經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局面

貝伊斯又是陸路上通過黃土大陸連接西北大陸和東海的唯一算得上是能走的關卡,守住這里,即便東海發生任何事情,黃土大陸、西北大陸還有海之森的援軍也沒有辦法通過

唯一能夠過去支援的,也只有寥寥無幾的羽族,而且就算飛過界線,立馬就會看見巨大的神族圣地-索蘭西亞天空之城,最后只能變成烤雞掉下來

只要索蘭西亞的援軍到達邊境,那么就是再多的援軍也沒有辦法通過黃土大陸到達東海,獸人又沒有傳送技術,最后獸族唯一剩下的道路就是最北面的冰雪高原和西方的暴風高原,那種隨便都可以被尸骨絆倒的地方

神族是死了心想要發動世界戰爭,看這個形式就知道謀劃已久,到了嘴邊的鴨子怎么可能放過你

不過就目前來說,索蘭西亞還沒有那么快做出反應,所以目前羽樺就算是打到只剩下一兵一卒都要守住貝伊斯

腦袋都快抓爆了,死活是沒有想到什么良策能夠進攻貝伊斯,又不能放著萬獅不管

【如果放手殺進去如何】煌一句話讓我顧慮更深了

是啊,如果放手我和他兩個殺進去的確是可能成功的,但是就算成功了…索蘭西亞的那群瘋子可就不會那么輕饒我們這些家伙了,說不定連維多利亞的暗殺部隊都放出來

【如果這樣殺進去哦,那么到時候我們就要過逃亡的生活了,追殺的家伙可是會隨時出現】我看了看在場的獸們,眉頭皺的更緊

【無論如何我都不想牽扯到無辜的獸】

【你胡說什么呢?我們已經不能算是無辜了吧…這是屠殺…這已經是戰爭了】塔莎站起來憤怒的吼叫著

【要打,就去干吧…沒什么大不了的,如果神族要報復,那么我們就先把他們殲滅!】

是啊,管它呢,等把那群白癡大神官搞定在把大天使從索蘭西亞上面丟下來,還有誰會追殺我們

我兩眼露出兇光,塔莎注意到,那是久違的眼神,渴望在戰場上廝殺,沐浴在對手血中的眼神

【重整裝備!今天晚上我們干進去,我要親手剝了狄卡爾那個瘋狗的皮!】看著身前的戰士們,我怒吼著…
Administrators

Akipro

Author:Akipro
本Blog由Aki經營

※日常更新以及通知請注意下方的Message board動向~

Category
New Story
New Reply
Arithmometer
Message board
Link
RSS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Clustr Ma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