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夢境

不爽...非常的不爽...這種在身體裏還有另一個人的準確的說是一隻狼的感覺讓奇在夢境中感覺到非常的不爽,但是這又有什麼辦法,自己根本就無法終止所謂的同步反應,更多的記憶不斷的湧入到自己的腦海裏,侵染著自己全身每一個細胞

然後自己糊里糊塗的睜開眼睛,天上除了黃色的浮塵沒有其他好看的東西,一個深呼吸呼吸,然後嘗試著站起來不過自己卻漂亮的摔了一個狗吃屎,優越性的姿勢讓頭整個砸到已經沒有以前那麼清澈的水池裏...溺水的感覺,自己似乎說了什麼,但是卻沒有聲音

不過下一秒奇發現這個不僅僅是普通的夢以後,他才沒辦法的去接受這個強制性的同步反應。
“自己”撐起身體,然後逐漸平靜的水面映射出自己的倒影,一隻白色的狗,啊準確的說是一隻白色的狼,然後對方做了跟自己清醒以後一樣的動作後,就扶著一棵樹狂嘔起來

‘呵...原來我從清醒開始就和這個笨蛋做了一模一樣的事情啊...真丟臉......雖然不認識你,暫且就叫你白吧......’

奇無奈的看著,通過白的眼睛去觀察,或者說事實上是白在觀察,只不過這個記憶被轉接到了奇的記憶上。但是這次只是記憶,卻沒有其他感覺上的反應,白笨拙的調整好自己的平衡後開始在附近瞎晃

看來白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出現在這個地方的,沒有目的的走動讓他很快就迷失了方向,白發現了一個水泥叢林,不過它已經荒廢了很久,他在裏面遇到了異形,在幾次逃跑以後白發現那些異形並不會可以傷害自己,有些略微可以看出是什麼動物,應該是自己這種變化的不完全體

記憶的時間速度總是很快,白多數的日常生活已經讓奇理解並且感到孤獨,直到白在一個本該荒廢了卻還在使用中的城市發現了自己的同類,他猶如吃了興奮劑一般的向那邊沖去,防護帶圍牆上方的獸人貌似在阻止他,但是卻沒有停下白的腳步

當他到達城市防護帶邊緣的時候,才明白為什麼會被阻止。大量集聚的異形在防護帶外遊蕩,他們互相撕咬,對於沖進他們勢力範圍的白,這些異形在詫異了片刻後就發起了進攻。毫無反抗能力白痛苦的嚎叫著,掙扎...然後直到被一個異形叼起拖了好遠,直到異形被什麼東西射穿頭顱

白無力的躺在地上,然後一小隊獣人出現在自己身邊,似乎要把白抬回去治療,白發現小隊的獣人中並不只是狼一種,本來以為可以放棄奔波和自己同類一起生活的他看見長著虎頭的一個隊員緊張的指了指某一個方向,然後小隊就開始撤離

白無助的伸出手臂,希望被他們帶走。而轉過頭去看到的是一輛裝甲車,奇從標誌明白這是第三集團的裝甲車,白的手無力的摔落到地面上,然後失去了知覺

之後就是白進入到基地以後的事情,奇才發現原來白在基地被研究已經有一段時間了,直到最後那一幕,掃射...截肢...然後是切割器從頸部劃過......

“嗄...啊.....”

喘著粗氣從夢境中脫離出來,奇反射性的坐起來,與教科書上教的不一樣,看來獣人也不僅僅是從舌頭出汗,被汗水浸濕的毛皮讓奇感到很不舒服。依然是那個房間,只不過燈貌似關掉了,四周一片死寂

奇額頭上的血管隨著剛才的記憶不斷跳動著,全身上下所有細胞的本能告訴自己只有兩個選擇,逃跑或者被研究...就像白一樣被研究...

“哎哎...我不是你...不要用你的感官意識來渲染我的身體啊...白......”

奇用力捶打自己的胸口,似乎想安撫平靜那個依然因為恐懼執念而飛快調動的心臟

‘不過我的想法和你一致,不逃出去我也一定會死,本身老子也就是逃兵一個...不在乎再跑一次嘛...與那群瘋子鬥其樂無窮啊~’

3.轉變

“啊!!!”

奇驚叫著從夢中醒來,喘著粗氣,還未消減的疼痛告訴他自己還沒有死,相對的躺在了一個全白的屋子裏

‘呃...我還沒有死?’

感官還沒有完全工作的奇嘗試著離開床,然而一下床就失去平衡摔倒了

很漂亮的一個狗吃屎,臉部以優越姿勢著地的奇,看到了正對面的落地鏡

‘啊...一個狗頭...嗯...準確的說是一個狼頭,我傻了嗎?狼應該在120年前就滅絕了,怎麼最近總是出現幻覺...’

奇吃力的找到平衡感用手抓了抓頭,對面的“狼”跟著用他笨拙的狼爪子撓了撓頭。稍微差異的奇做了一個V字手勢,對面的“狼”也跟著做了一個V字手勢,‘哦...四隻手指...’奇微笑起來動了動自己的手指,‘我的有五隻哦’對面的“狼”也露出古怪的微笑動了動他的四隻手指...

沉默...

‘拇指...食指...中指...無名指......然後..........’

依然是沉默........

‘A...B...C...D...E..EE.....1..2..3..4........’

感覺告訴奇,他也只有四隻手指

“好吧,老兄...這麼說...你就是我...然後我就是你....”

喉嚨裏發出了低沉的聲音,更像是野獸在吼叫,奇點點頭吃力的調整好平衡坐起來

“咳....那麼....你妹啦!!!!!”

怪異的叫聲充滿了整個房間,然後是耳朵抖了抖

‘啊呃...老子這輩子算死毀了,這什麼東西啊這......’

向後倒下的奇躺在地上,慢慢整理自己的思緒,於是乎那段恐怖的回憶又來了,不過雖然清晰的印在奇的腦海中卻沒有上次感到的疼痛,只不過充滿了悲傷和怒火

情形與上次沒有太大差異,依然是失去四肢的自己,然後轉頭,然後是毛,然後頭就飛了...

‘誒?等等,毛色是白的,血液在上面的紅色看的很清楚,可是...’

再次坐起來看著鏡子,裏面的家夥一身灰色的毛皮,而且長了一頭很難打理的黑色長髮,如果說自己先前被那樣虐待過,看不到毛髮不說,不可能連顏色也不對啊...

畢竟出自軍隊,控制好情緒逐漸冷靜下來的奇開始慢慢整理思緒,首先是自己開溜被抓到,然後麻醉了送到實驗室,那群穿白大褂的瘋子,說了些奇怪的話以後給自己注射了奇怪的東西,之後就有奇怪的記憶...不屬於自己的記憶....

忽然一陣頭暈目眩,大量的記憶好像火山爆發一般出現在大腦裏,奇抱著肚子嘔吐起來,但是除了水和胃液以外也沒有吐出什麼東西,那些白大褂又從門外沖進來,和自己相比顯得很矮小

“同步反應嗎?以前沒有遇到過呢...鎮靜劑呢,要十倍劑量的...快”

注射了鎮靜劑的奇逐漸失去知覺,然後被好幾個科學家搬到床上,或許這種感覺更好一些......

有關七色之章恢復續發的日期

大家好,在此感謝大家先前的支持,我也明白很長時間沒有更新給各位都造成了困擾,即日起則開始同步以大陸部分為基礎製作的新小說《獸鱗》,希望大家繼續支持,七色之章由於角色設定需要大幅度更改所以暫停更新進度,具體續發日期我會在FC2blog裏擇日通知

2.誕生

“麻醉劑的效果怎麼樣?”

一個陌生的聲音在奇的耳邊響起

“絕對不能讓他出於昏迷狀態,那樣會導致同步失敗”

“生理特徵穩定,沒有什麼大問題,符合實驗標準”

沉悶的聲音,不斷迴蕩在耳朵裏,逐漸清醒的奇眼睛被刺眼的光照的異常疼痛,‘

逃亡失敗了吧....切....現在是什麼狀況?處死我?要做什麼實驗?真是麻煩....本來只是想離開變態的軍隊過一下悠哉的生活....哪來的那麼多鳥事....’

“嗨,聽到到嗎?聽得到就活動一下你右手的手指”

一個醫生裝扮的人拿著手電筒在奇的眼前晃來晃去,奇嘗試著活動了一下手指,但是當他想移動的時候發現自己被綁在實驗用的躺椅上

‘耶?不是吧真的是要拿我做實驗....我還沒有活夠啊....送我去軍事法庭,我接受審判,我會對我的所做所謂負責....喂喂!’

雖然很像這麼說,但是被塞上呼吸管的奇最多也就只能發出含糊不清的聲音,然後用力的掙扎,雖然他知道不可能掙脫

全身上下被貼滿電線軋滿針頭的感覺真不好受

“看來很精神呢,作為人類的未來是很好的實驗體,唯一的機會但願不會失敗吧,捕獲小組抓去新實驗體的進展很不順利呢....”

看來是主管的醫生帶著口罩沉悶的說出奇無法理解的話

‘克萊爾博士’

奇看著他胸前的名牌,眼神表示壓力很大。

“那麼,開始吧”

一個聲音從廣播裏傳出,那個看不到臉的克萊爾拿來了一個裝滿奇怪液體的注射槍,奇很清楚的認出來廣播裏的聲音就是那位可愛的集團軍副司令

‘你這個混蛋!我今天要是死了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沒有詛咒完的時間,注射槍裏的液體已經透過奇的頸部進入了血液裏。

‘痛!異常劇烈的痛....’

有人在拿槍掃射自己,用切割刀截斷自己的四肢,耳邊傳來模糊的聲音。已經分不清現實還是幻覺,腦子一片混亂,恨不得馬上死去

“3號感染體瞳孔擴大了”

耳邊傳來緊張的聲音

“心跳超過正常人範圍....體溫太高了......”

聲音逐漸模糊,直到奇混亂的大腦裏看到有一個人切斷了“他”的脖子,克萊爾博士,那一瞬間好像解脫了。

‘啊....我哭了嗎?...好痛...我已經死了嗎?...很黑...’

忽然燈亮了,看周圍大概是實驗室。而此時奇被綁在什麼東西上,然後對面走來的是克萊爾博士,他拿著切割器

‘呃...痛!’

奇忽然意識到自己的四肢末端傳來劇烈的疼痛,但是卻沒有能活動四肢的力量,然而在他轉過頭去才發現,他並不是沒有活動的力量,他的左手已經不見了,可想而知其他部分自然也不會倖免,除了看不到手臂,映入眼簾的就是血紅色的毛,

‘等等...毛?’

還沒有等奇理解,剛才的一幕又出現了。克萊爾博士走到自己前面,顯得異常矮小,還需要升降臺來靠近自己的頭部,然後就是切割器劃過自己脖子的影像......

1.研究

起初的獣人並不完善,與其說是進化,不如說是因為環境而產生的突變。雖然體質強大卻沒有思考能力,依靠本能在地表進行生活,我們的科學家稱之為“亞種獣人”。從帶回的屍體解剖檢查我們發現這些亞種獸人有一套獨特的淨化系統,他們能夠講空氣中的有害物質轉化成自己需要的東西,或者說他們血液和細胞所需要的並不是氧氣,而是空氣中更多的二氧化硫,食道黏膜也異常堅固,基本可以消化任何可以提取到身體所需養分的東西。

這令科學家感到非常驚訝,但是不能利用卻是最大的問題,以當今的科學技術沒有辦法將這些染色體進行重組並且植入人類體內,因為亞種獸人的染色體多大68對之多,唯一植入的辦法就是感染一種未知的病毒,而亞種獸人身上卻無法提取到這種病毒成分,換而言之這種變異體毫無利用價值。

3個月後,先前武裝單位帶回來了一具因為掙食而被其他同伴殺死的“屍體”,一具完全狼人化的屍體。我們從來都只是在科幻片或者基因操作失敗的實驗室裏才看到的生物,現在被推進了C15-3區解剖實驗室,它被命名為36號。

在密閉的實驗室裏,我們發現36號擁有72對染色體以及異常聰明的大腦組織,而且從他的血液中提取出了一種未知的單細胞原體。這種原體被命名為SAVE1,SAVE1可以讓正常人的血液中各種血細胞產生變異,結果和36號的基因類型相似,初步研究令人欣喜。

但是在進一步的研究中,我們發現了一個可怕的事實,就是被SAVE1感染的細胞組織,並不是很安定,會出現激烈的吞噬排斥反應。感覺就像是細胞王國的大戰爭,感染後的細胞互相吞噬、扼殺對方擁有載體的細胞,也就是類似於大腦組建的基礎細胞,然後最終會導致被感染者發展成沒有思考能力的亞種。

眼見稍有成果的研究又再次跌入低谷,上帝好像又給了我們一次生存的機會,36號在實驗室復活了!或者說他根本就沒有死,兩位科學家第二天早上(事實上我們已經忘記什麼時候是早上,只能根據時間判斷)進入實驗室,看到如此高大的生物從解剖臺上坐起來的時候,已經忍不住尿濕了他們可悲的褲子。

本來以為會掛彩與世長辭的科學家們,卻受到36號禮貌的對待,它或者該稱呼為他並沒有惡意,很有意思的向我們索取了水和部分由機器生產的人工蛋白合成食物,我們很驚訝他會人類的語言,更驚訝的是他超常的回覆能力。他的傷口幾乎在一夜之間就全部癒合了,只留下淡淡的血痕或者沒來得及長出狼毛的皮膚,但他食用一口我們的食物以後再也沒有碰第二下,也許是太難吃了,而忘記如何烹飪食物的我們,卻吃了這種難吃的“營養品”很多年。

2166年,我們有興致的瞭解到了關於36號的很多趣事,並且得知他也是感染者,而且地表還有許多這樣的感染者。或許是人體本身攜帶的染色體發生的變化,又或者是因為我們食用其他動物的關係,演變出來的獣人並不是單一的物種,幾乎囊括了所有我們所認識的動物,但是36號卻無法得知他是如何生存下來的。36號樂意向我們述說關於他的任何事情,如果不是外表是狼的話,他或許與正常人沒有任何差別,但是他的表情時常顯得異常憂鬱。


2166年5月,5個月內我們瞭解到了他們一族(狼人)擁有很強的恢復能力,但並非不會死,可是由於沒有更進一步的進展,人類組建的集團軍為了我們存活的私念,下令軟禁36號並且進行不人道的研究,包括對其進行傷害、輻射用槍支掃射甚至肢解。我們在36號充滿憤怒和哀號的叫罵聲中發現了新的東西,狼人雖然生命力頑強,但如果被肢解以後不會新增組織,只會復原受傷的部分,並且如果失血過多也會導致他的衰弱。

2166年8月,我們的研究有了實質性的進展,我們獲得了36號完整的病毒序列提取液,但產量很少。總共製成了3份針劑,第一劑被注射到了一個死刑犯的身上,可是在細胞通化之前,他就由於體質太虛弱而承受不起基因突變所需要的能量而死去。第二劑我們選擇了更為先進的儀器去維持第二個死刑犯的生理特徵穩定,然而最終也是以死亡告終。

我們意識到這種病原體即便可以控制他不會產生吞噬現象,還會產生一種奇特的現象,就是在同化以前受體會接收到原始攜帶者的信息,這種信息會傳遞到每一個細胞,也就是36號生前的記憶,第二個死刑犯並不是因為體質問題而死去,而是因為受不了36號之前被不人道研究中所產生的痛苦而活活痛死的。

最後唯一的一份針劑,我們需要尋找到合適的人來注射,這也是我們很頭痛的大問題。不過集團軍總是有辦法,他們送給實驗室一個比較保險的禮物,一個受過訓練的逃亡士兵——奇。
Administrators

Akipro

Author:Akipro
本Blog由Aki經營

※日常更新以及通知請注意下方的Message board動向~

Category
New Story
New Reply
Arithmometer
Message board
Link
RSS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Clustr Maps